795° 20232,644字0条评论

2023年的社员旅行

我们公司的社员旅行定在夏天的六月。我是2021年3月入社的,彼时新冠疫情正盛,所以当年的社员旅行被取消了。翌年的2022年,因为大部分人都打了疫苗,所以旅行如期举行,我也第一次看了《歌剧魅影》。今年基本恢复疫情前的生活了,我摘了口罩,毕竟自行车通勤都在户外又热,所在的神户办公室也没几个人,所以口罩在口袋里揣了几天就干脆不带了。

宝冢剧场内当日公演海报
宝冢剧场内当日公演海报

跟去年差不多,今年的行程是——参观手冢治虫纪念馆→在宝冢酒店吃午餐→观看宝冢歌剧《1789 -巴士底狱的恋人》。虽然我在留学期间看过宝冢歌剧,但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说实话,除了记得完全看不懂以外,其他基本都忘光了,所以相当于啥也没记住。于是这次我吸取经验,事先查了一下故事梗概(有删改)——

18世纪80年代后期的法国,盛极一时的波旁王朝颓势渐显,重税压迫下的人民苟延残喘,各地暴动频发……
 
罗南·马兹里耶的父亲无端被官府残忍枪杀,农田也被剥夺,他发誓要为父亲报仇,并夺回失去的土地。离开故土前往巴黎的罗南,在革命家们的大本营巴黎皇家,与德穆兰、罗伯斯庇尔等年轻革命家相遇,通过和他们交流,他开始对新时代的到来寄予了希望。
 
当时的凡尔赛宫中,对民众已忍无可忍、处于爆发边缘的状况毫不知情的王妃玛丽·安托瓦内特和王弟阿图瓦伯爵等贵族却依然沉浸在一片骄奢中。此外,安托瓦内特沉溺于与瑞典军官菲尔逊的禁忌之恋,她还秘密前往皇家宫殿与菲尔逊幽会。而恰好在他们的幽会之地,罗南和王妃的女随从奥兰普也如命中注定般邂逅,并渐渐地爱上了对方。然而,反对君主制度的罗南与身为王太子照料者的奥兰普各为其主,他们的爱情将经历重重磨难。
 
革命家们的理想之火得到人民的支持后形成燎原之势,最终成为推动历史变革的强大力量。投身于革命的罗南终于迎来了1789年7月14日,那个攻占巴士底狱的日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了事前准备,加上日语也进步了不少,所以这次可以说得上享受了整个观赏过程。

开演前
开演前

鉴于上次社员旅行差点儿迟到,这次我留足了时间。把坡坡丢给豆哥后(特此感谢一下我最爱的豆哥),我便风风火火地出了门。本以为这次可以“一雪前耻”,没想到坐错车了。都怪周围人全都急急忙忙跑上车,搞得我也有点慌,手机又刷不出来,就想着先上车再说。上车后手机刷出来了,一比对路线图,哎,一声叹息。就在此时,边上一个唐氏小哥突然摔倒在地,手捂着大腿一脸痛苦。车厢里的人纷纷投来目光,但没人前去帮忙。我就站在他边上,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决定上前帮忙。好在我一行动,边上有个大叔也从座位上起来,跟我一起搀扶他坐下。估计刚刚赶车跑得太快,小哥的大腿抽筋了。因为唐氏综合征的关系,大家对于提供援手都有些迟疑,毕竟他的样子和举止看起来都很奇怪。我虽然上前帮忙了,却也有点拿捏不准态度,感觉从自己嘴里问出的关心话语充满了冷漠的口气。罢了罢了,好在结局是好的,他休息了一会儿就能站起来了,最后顺利下车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

尘埃落定,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坐错了一班车,但帮到了一个人。我突然发现这个“错误”可能是上天注定,说不定是老天爷在考验我呢?这么想以后,我的心情不仅没受到影响,反而更好了起来。算算时间,因为出门早,所以折返回去也还来得及,为自己的未卜先知点赞!(豆哥摇头)

好不容易到了宝冢南口站,下车等红灯的时候瞥见一位高高瘦瘦的短发小姐姐,她戴着帽子和口罩,肤白如雪。我心头一惊,莫不是宝冢歌剧团的演员吧!我也不好意思多看,绿灯亮起就急忙奔向目的地。后来跟同事们聊天,他们也说宝冢附近经常能碰到演员。想起我见过不少人说明星跟素人之间有壁,感觉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定律。

我急匆匆踩点赶到集合地,竟然不是最晚的,遂松了一口气。另一个同事也跟我一样坐错了车,于是斥巨资打了车过来。结果好巧不巧,本社大部队不知为何迟到了半个多小时,替她心疼车钱。好在没雨的梅雨季除了闷热气候还算不错,总比暴晒强百倍。大家汇合后立刻走马观花逛完了手冢治虫纪念馆,看到了漫画家真迹还挺令人惊讶的,画得也太好了。

餐厅座位安排
餐厅座位安排

出了纪念馆,因为本社迟到的关系,导游和社长都在不遗余力地推动进程。我们在宝冢剧院门口拍了合照后,便快步赶往宝冢酒店准备吃午饭。这次的座位安排凝结了未来社长——现任常务大人的良苦用心,他把不同部署的人打乱重组,以达到“破次元壁”交流的目的。而这也正好符合我的心意,于是我在去的电车上查好了名字读音并默默记下。

我所在的F组跨度确实大,有店员、有品控、有文员。值得一提的是,一般来说虽然拆散了“同伙”,但都会“成双成对”好有个伴。然而我们事先查看分组情况的时候发现,只有我跟渡边桑“落了单”。但实际上F组里的松叶桑是原神户组员,前阵子才调去本社,所以我还是有个熟人在组里的。这可“急坏了”渡边桑,善于吐槽的他马上“发表了不满”,我表示「可能老大觉得你是社牛」,渡边桑回复「怎么可能,除非我喝了酒」。不得不说他真有一些语言功底哈。

在纪念馆外等候的时候,经介绍我最先认识了土井大姨。她跟我介绍了F组成员,并兴冲冲表示品控的小山君是个大帅哥。到达酒店餐厅落座后,大家互相打了招呼,我也见到了传说中的小山君。虽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1,但确实能理解他受欢迎的原因,毕竟现在清清楚楚大大方方的男生不多见了。我感觉我们这组热络得挺快,氛围也很好,多亏了几个很会聊天的大姨和小妹“争先恐后”地主导谈话。我只需要听和笑,偶尔再说一两句俏皮话就够了,这就是“杀鸡用牛刀”的轻松吗!可能因为如此,我的能量用得很慢,所以是餐厅里最后一批离开的。之后我暂时告别了松叶桑和小山君,独自一人前往宝冢剧场。

演出结束后我跟坐边上的福井姐姐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后整个剧场已是人去楼空。我们径直走出剧院,一个同事没见着,却发现外面下雨了。仰仗福井姐姐备着雨伞,我也免去了淋雨之灾。接下来我撑伞、她联系大家,随后收到神户小组群消息——因为下雨,就地解散。她回复完信息,便跟我一起往宝冢车站走去。快到车站的时候总算遇到了熟人,不多久大阪·神户小组几乎全员聚齐,好好告了别。

我到家的时候,坡坡立刻冲了上来,豆哥在做饭。我洗好手,紧紧将她抱住,把手冢治虫纪念馆的门票送给了她。门票上印着手冢治虫的漫画主角——一只白色的小狮子,坡坡说它好可爱,我说「说它可爱的你更可爱」。第二天去接坡坡放学的时候碰到同学妈妈笑着问我「昨天听你老公说你出去玩啦?」,我点点头表示是社员旅行。「你们公司还真好。」「是啊。」

好久没有脱离妈妈的身份玩得这么嗨了,好,太好了,咋这么好呢!


  1. 我喜欢豆哥那种贵公子型,小山君是运动大男孩型。不过我也是三十岁左右才确定自己的喜好的,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运动大男孩型,所以我非常理解小山君受欢迎的理由。
EOF
981°
芭蕾舞体验课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