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8° 20244,847字4条评论

龙年行大运

First of all, 新春快乐1!就是这么幸运,今年我们能够在家人们的陪伴下迎接我和豆哥的本命年,感恩❤️。离开35踏入36的最大感受就是「啊我奔四了」,人生也进入了稳定期。所谓稳定,无非现在日子安逸、未来计划清晰。回首过往,我从十二岁的懵懂到二十四岁的不屑,再到如今的三十六岁备齐了大红内衣和龙鳞手绳,我意识到自己成长为了中二时期喜恶皆有的大人。好在这并不是件坏事,反而说明了我对自己的接纳程度之高、自洽程度之深。总而言之,新的一年,又是极其特殊的一年,我希望2024是个好年,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能健康平安、万事顺心。

龙年大吉
@三坊七巷,福州

大事记

解封后的第一个春节,又是个大年(龙年),今年确实处处充满了年味儿。无巧不成书,卡点给坡坡办理落户也是今年,我跟豆哥的本命年也是今年,所以得以在国内惬意地待上好一阵子。特此感谢上司的通情达理,批准了我这悠长的假期;也庆幸豆哥换工作的时间点,得以从容地回国过春节。仔细想来,坡坡的第一次春节体验简直占满了天时地利人和,感恩幸运之神的眷顾。于我而言,吃喝玩乐的日子也让我提前体验了一把退休后的生活,更坚定了我对未来的规划。

2023.12.29 ~ 2024.2.17
12月29日~1月3日:游上海
1月3日:上海→福州,宿坡外公外婆家
1月4日:办理资料翻译;申请坡坡落户
1月6日:看望豆哥外婆
1月7日:去东百抓娃娃、喂兔子;游览三坊七巷
1月8日:豆哥回日本,翌日开始上班;尝试办理坡坡护照换发失败(落户成功后方可递交申请);咨询灵活就业人员社保相关
1月10日:取得坡坡户口;申请办理身份证
1月11日:申请坡坡护照换发;去温泉公园彩虹乐园
1月12日:我表姐来访
1月13日:去闽江之心;给我爸妈做了顿晚饭;取得坡坡身份证
1月14日:坡坡试骑爷爷奶奶买的新自行车;下午和坡坡表哥(球球哥哥)逛西湖
1月15日:开始坐公交车往返坡爷爷奶奶家和外公外婆家(省钱!);我给坡坡剪了刘海
1月17日:去新园新村小吃店吃午饭;在教院附中对面的公园玩耍;逛黎明湖公园,看到了黑天鹅,喂了天鹅宝宝
1月19日:傍晚在楼下跟花生姐姐(坡外公同学的外孙女)玩耍
1月20日:坡坡表哥表姐们(宸宸姐姐、容容姐姐、柚子哥哥、东来哥哥)来访
1月21日:球球哥哥来访;拿到坡坡新护照
1月22日:搬到坡爷爷奶奶家住;晚上坡坡用座机给外公外婆打电话
1月23日:到三坊七巷吃素菜自助,吃完坡坡和爷爷奶奶先回家了,我一个人逛了以前的家(通湖公寓)
1月24日:坡奶奶过生日;玩爆竹泡泡机
1月27日:跟新园新村小伙伴(雅雅、阳煦、梦恬)聚会,坡坡认识了新朋友猪猪;解锁了苏宁广场的室内游乐园;豆哥剪了头发
1月28日:我剪了头发
1月29日:去闽江公园福橘文化园
1月30日:逛东百
1月31日:去金沙公园
2月1日:跟球球哥哥去大舅公家吃午饭,下午去儿童公园
2月3日:三中女同学聚会
2月4日:豆哥回国
2月6日:球球哥哥来访
2月7日:见卢成
2月8日:见黄晔;参观表姐新家
2月9日(除夕):见邱旭;晚上在聚春园吃年夜饭,给豆外婆、各自爸妈发大红包
2月10日(初一):到豆大伯家拜年;去五一广场看降旗
2月11日(初二):去晋安湖公园;晚上见在辉一家
2月12日(初三):三中同学聚会第二弹;回三中团拜;晚上陈伟一家来吃饭
2月13日(初四):跟豆哥二人世界看电影《热辣滚烫》;晚上外婆严家聚餐
2月14日(初五):外公陈家聚会;跟豆哥看《飞驰人生2》
2月15日(初六):福州→北京
2月15日~2月17日:小游北京

坡坡落户

上文提到,我们回国过年了,其实这是一个铺垫了大半年的努力成果——

因为上户口需要半个多月,我在考虑年底回国待到春节过完再回来,也确实一直想带坡坡体验一下春节氛围。细节繁复,从长计议!
(——摘自「时隔三年的回国记」

去年五月回日本之后,我便将落户准备提上了日程。(部分过程详见「入冬了」,这里就不赘述了。)虽然其中经历了政策改变的波折和来不及换护照的焦虑,但好在有父母的支持,全家团结一条心,其利当真可断金!

回福州之后,我们在一天之内做好了落户申请的剩余准备并成功递交,一周后审核下批,坡坡顺利取得了户口。巧的是,虽然坡坡的户口选择落在豆哥那里,但是打印到我的户口本上了,所以更正之后两边都留下了信息,一种两全其美的既视感。紧接着我们又递交了身份证办理申请,并拿着身份证号顺利换发了护照。插曲again:护照换发办理人员得知坡坡在日本出生后,欣喜地翻着坡坡的护照说,这是大使馆签发的护照嘛~插曲again and again:坡坡拍身份证和护照照片的时候特别特别可爱!

社保

大事办成,一身轻松。坡坡的护照换发申请递交上去之后,我爸提议反正都在一栋楼,不如顺带咨询一下灵活就业人员(指我跟豆哥)的养老金和医保要如何办理。说起来因为我们都是出国留学后才就职的,所以并没有国内工作经历,对于社保不甚了解。好在我了解过日本各项福利厚生政策,中国其实也大差不差,在我妈的科普和我的查询下有了一些基本概念。

中国
五险一金
日本
法定福利厚生
基本医疗保险 健康保険
基本养老保险 厚生年金保険
失业保险 雇用保険
工伤保险 労災保険
生育保险 子ども・子育て拠出金
住房公积金 介護保険

这么巧,中国和日本的法定福利厚生都有六个项目。前四项大体相同,顾名思义,那便不再啰嗦。所以我仅简单说明一下不同的后两项。

中国的「生育保险」是给职场妈妈提供的怀孕生产育儿时期的保障,这部分在日本也是有的,来自于「雇用保険」。「住房公积金」类似日本的「住宅手当」,属于法定外福利,但是大部分公司也是有的。

「子ども・子育て拠出金」其实跟一般人没什么关系,因为是企业全额,个人无需负担。要不是这次查资料,我都不知道有这个项目。这部分钱主要用于发放儿童补贴、支援保育事业等。「介護保険」是面向四十岁以上的人征收的用于支援老年人基础产业(比如养老院)的资金。

我们在医保和养老金窗口咨询后获取信息如下——

养老保险
身份证办理,可代办
何时办理何时生效,不可补交,最低15年才能拿
一个月800,每年更新金额
缴费在税务
 
医疗保险
身份证+户口本办理
最低25年,退休前办理,退休后不能办
年数不够一次性补齐
一个月420
缴费在税务

办理手续不麻烦,我们回国的时候去办即可。缴费据说可以在网上交,但不确定外网能否打开,我们也没有国内银行账户。不过父母表示可以帮我们交,所以倒也不成问题。如今我们只需要想好最关键的一点——到底需不需要。我爸说这相当于一份政府保险,可靠性强,有总比没有好。但一年的费用算下来并不低,况且灵活就业人员的标准算是底线了,到时候也拿不了多少。之后我又问了几个在国外生活的朋友,得到了一些相当有趣的观点——

买政府医保不如买商业保险,一来人不在国内用不上医保;二来医保通常也需要搭配大病保险等其他项目,不如小病小痛自己出,大病走保险。
 
养老金交给国家,国家拿来平摊给所有老人。而等我们老了,靠的是那时候的年轻人养。那不如自己攒钱,一部分给父母养老,一部分留给未来的自己。
 
常年在国外生活断档太久,医保能拿的很少,也许商保的保障力度更高。只是更高也意味着更贵。
 
政策会变,随时关注。

我跟豆哥都是独生子女(此时狠狠羡慕有兄弟姐妹的!),所以父母养老是肯定要亲历亲为的。我们的计划是等坡坡上大学之后,我们就回福州照顾父母。而我们自己的养老问题等以后再考虑。中国日本两头交社保的性价比到底如何,我们又要如何在尽可能保留日本一切的情况下回到国内生活呢?待解决的问题太多了,慢慢想吧。

每日惯例

不是我多么社畜,日本公司公私分明这点还是做得很不错的,所以假期可以好好休息。但我不想重返岗位的第一周都在浏览邮件,所以每天花点时间把无关的过一遍,重要的标记出来,这样上班后能轻松一些。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太正确了。脱离日语环境太久,又好久没上班,网络部的设计规则也发生了不少变化,我差不多花了一周的时间才彻底适应,跟上节奏。就光是我标记出来的等待处理的事情就够多的了,更别提其他不重要的信息,如果我在短时间内要处理那么多信息,也许很容易出纰漏。总之现在我仍旧非常享受自己的工作,设计能力也有了提升,可持续!

回国之后我自己拍的照片不多,但是爸妈公婆拍了非常多坡坡的照片,也乐于分享。于是我的任务就是每天整理照片清理库存,以迎接新的一天。实在不敢想象等到回日本后一起整理的光景,可能有上千张照片,眼睛都要看瞎。

淘宝,真的太好逛了!但也吃了相当于前几年总和分量的苦头。海外集运等于没法退货,所以选品异常仔细,能不买就不买。而在国内反正可以退,便换了个大胆人设开始不停尝试,也确实换了好几次货。虽然退换货不算太麻烦,但很花时间精力,好在我在国内闲着也是闲着。只是这次深深感受到了坑无处不在的悲凉,成功浇灭了许多网购的热情。网络适合做背景调查,然后再实地考察,一举拿下。

亲戚朋友

这次回国cuán了不少聚会,上海→福州→北京,很多人真的是很久没见面了。小时候三五天就感觉好久没见,长大后的见面频率单位干脆变成了年,极尽无奈。不过有多久没见,见面之后就有多开心。虽然社交挺耗费精力的,但更新了大家的近况,一起回忆往昔确实蛮有趣的。我是真的理解了为什么父母十分热衷于参加同学聚会,小时候的感情的确很值得被珍惜,可能里面也有很大一部分怀念是给自己的青春吧。坡坡也随着我们参加了不少聚会,认识了好多叔叔阿姨。在她身上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屁颠跟着我爸参加酒局也不尴尬,吃好喝好,然后被熏陶成了一个圆滑的社牛。坡坡性格更像豆哥,属于比较内敛文静的,安静的小女孩!也不知道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好好奇哦!

因为赶上春节,所以也顺利地参加了很多场家庭聚会。大家都在努力生活就是最大的幸运。

聚会!聚会!
聚会!聚会!

给长辈们发红包

婆婆说我们出国之后就再没在家过过春节,我跟豆哥也确实不记得上次过春节是什么时候。小时候觉得春节有新衣服有美食不用做作业还是很开心的,奶奶去世后我和爸妈就在自己家过节了,虽然不用应付亲戚挺轻松的,但也确实不热闹。后来出国,在“安静如鸡”的日本开始自己寻找节日氛围,可能也有点爱国心民族情在作祟吧。

这次回国能赶上过年,内心百感交集。有对国内春节的思念,也包含了想让坡坡感受春节氛围的愿望,有因无法常伴左右而产生的对于父母的愧疚,也有终于能够做出些弥补的庆幸。于是我跟豆哥商量给父母公婆以及唯一的大长辈——豆哥外婆每人包一万块钱红包,豆哥开心地应允。因为想给惊喜,所以行动非常隐秘。我和坡坡负责准备红包,网购到货后藏了起来。豆哥负责把日元换成人民币,在回国过春节前夕带回来。

结果没想到,海关规定出入境携带人民币限额为两万元。于是我们紧急协商变更计划,两万元现金分给外婆一万,父母公婆各两千五,差额七千五则用支付宝和微信转账。其实我们微信和支付宝里的钱也是父母给的,因为在日本没有用武之地,又经历了那么久的疫情,所以攒了不少。年夜饭我们也付了,又发了大红包,一家人其乐融融。

最终外婆把钱退了回来,说从来都是给我们钱,收我们的钱晚上睡不着,心意领了,我们也就没强求。婆婆也说两千五够了,说什么都要把七千五退给我,但我表示我们出国十年从没往家里拿过钱,还接受了不少他们的资助,是时候回报了,并且十年一万,一年才一千,也不多。多亏我巧舌如簧(?),最终父母的一万都顺利给了出去。

我仍记得工作第一年回国带父母去乌镇游玩,给了我爸五千,他开心地给别人打电话“炫耀”,结果第二天付房费我又收了回来,想必他应该很失落。具体细节我也不记得了,应该是我准备了五千路上花寄放我爸那里,可能没说清楚吧,我爸就以为是给他的。也是我那时候不够成熟,心想刷卡付房费还要自己还信用卡,反正有现金干脆用掉,全然没有顾及我爸妈对于第一次收到女儿给的钱的欣慰之情。

大概是什么年纪就会做什么事吧,以前我只想着我自己,也可能是能力不够根本顾不上。现在生活安定了,也有能力回报了,才有了余力回头看他们。虽然钱不多,也就是走个形式(他们比我们有钱),但能有机会孝敬他们我们也很开心。而我心里也清楚地知道,比起钱财,他们更需要的是情感陪伴,所以以后就靠坡坡寒暑假回去找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啦(急速甩锅)!

坡坡国内集锦
坡坡国内集锦

差不多了,写得好累。我以前都没发现写一篇文章需要这么多时间。最近连写博客都成为了我的压力来源,整个非常抗拒。豆哥说我对于多少时间做多少事的安排太过天真,所以总是“失算”然后带来失望,随即想着“下次一定”,然后便是漫天压力。最近我的乳腺都不太好了,刚去看了外科回来,医生说没事,安心了。总之,我近期的课题是好好放松以及自我调节。无忧无虑的时候给自己适当加压,压力山大的时候及时躺平,休息不是罪过,磨刀不误砍柴工。


  1. 这篇文章是还在国内的时候写的,一直未完成。不过现在刚好是春天,也挺应景。
EOF
1,177°
北京转机,小游一番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社保是这样,如果后期在国内工作,以前海外的工作经历不算工龄……我就吃了这个亏,比小年轻的工龄玛尼少了好多。

  • 随手记录,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 不光是你写压力大,看着压力也很大,将近5000字长文。要不试着频率高些,有事情了就记录下,这样就能经常看到你更新啦

    • @ChoJemmy 看得出来你现在就是这么干的😏

  • 各种聚会照片,其乐融融呀

    • @conge 是啊,见到老朋友真的很开心!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