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 20231,694字0条评论

我好像蜕变了

去年十月,因为去看心理医生的契机我终于把困扰自己多年的心理问题写了出来,标题隐含着害怕不被人理解的退路,叫作「这年头谁还没个心理问题呢」。没想到我不仅没有迎来典型中国父母般的“苛刻回复”,反而得到了许多善意的理解和积极的建议,这让我再一次感受到独立博客圈的温暖。本来,我把这些“破事儿”写出来便已驱散了大部分内心阴霾,万万没想到竟又意外收获了解决方式——认知行为疗法,Conge甚至还推荐了相关书籍《新情绪疗法》。于是我立刻开查,一番学习之后在博客发出的第三天在手机记事本里写下了如下的自我对话——

我记得当时写下这些自问自答之后心情便舒畅了许多,因为我意识到自己想要追求的预防坏情绪的发生根本就是个伪命题。我是人,人就会产生情绪,我不能只想要好的情绪,而不想要坏的情绪。如果没有了坏情绪,那么好情绪也会消失。

虽然我没有好好看书,只看了别人做的介绍视频,但仅是这一点“片面”的了解,都足够我应对自如了。我好后悔怎么没有早点知道。对于书中介绍的认知扭曲我对号入座了一大半,而当我得知情绪可以因认知而改变时,我一整个醍醐灌顶。“别再追求客观真相了”,我告诉自己,“这就是个主观的世界,你想过的生活当然也是你的主观生活,你怎么想就怎么活。”

在那之后,当我心里无缘无故出现负面想法时,我不再被它牵着走越想越深越想越不安,而是主动斩断思绪,让它走开。当我被娃的行为激怒心想为什么要委屈自己以她为主时,我会回答因为这么做我自己也不会被情绪控制,娃也能在我温柔的应对中迅速恢复理智。虽然不可能次次都安然度过,但明显地,我几乎不再情绪崩溃,崩溃后也能更快地恢复,并且不再责怪自己,迅速翻篇。偶尔我也会像以往一样反思如何可以做得更好,但当我发现我已经做得足够好,而就像人生本就不可能事事如意般,娃也不可能次次都如我所愿地对我的努力进行正向反馈,我豁然开朗,不再纠结结果,而是开心地为此事打个结表示已完成,然后神清气爽地继续生活。

我发现自己在变好,忍不住跟坡坡和豆哥分享自己的体悟,豆哥称赞我“看问题的方式对了很多”,直男点评真令人高兴不起来。而坡坡也正经历着难熬的叛逆期,不知名的情绪说来就来,所以我们有着相同的目标——如何跟情绪相处。于是我们一起寻找并分享解决方法,比如互相投喂爱的小果子,提供爱的抱抱;比如在意识到对方情绪不对时提醒对方情绪小怪兽出现了,然后用理智抨击小怪兽的歪理邪说,安抚情绪;比如尽量小声平静地说出自己的感受,因为很多时候说出来就消解了一大半负面情绪。

我刚送走了浑浑噩噩的一周,现在满血复活了。手腕受伤没法做力量训练和跳绳,我就做使用下肢的有氧运动。周末安排合理了很多,坡坡的健康状况也稳定了下来,似乎眼睛痒是花粉作祟。去了生长科,医生表示非常健康,虽然比同龄人小一些,但在自己的生长曲线上茁壮成长,他还不忘安慰我说会慢慢长高的。排除了病理性因素,我不再焦虑和怀疑,内心笃定许多,也能十足安心地继续陪着她好好吃饭好好运动好好睡觉,然后静待花开。

经过这次低谷期,我更深刻地体会到只有自己才能帮助自己,因为只有直面困难才能锻炼心理肌肉。即使我仍会情绪崩溃,不能总是保持情绪稳定,但那又如何,我已经做得足够好,而且因为在有意识地持续练习,所以还会越来越好。想到这里,我发觉自己好像没那么惧怕娃的青春期了,她开始讲道理,我也学着在她情绪平复之前放弃说教。我最近想到一个好办法,在平时娃情绪稳定的时候问一些她对特定事情的看法,如果答案如我所愿,那么我就明白她被坏情绪绑架时做不到只是暂时的,不需要我的再三强调;而如果答案不对,那么她也会比在气头上时更容易接受我此时的输出。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阅读更多

EOF
875°
我的logo迎来了第十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点击加载Disqus